【翻译】Haunted(柱斑)

呜呜呜呜Nag太可爱:

【标题】Haunted(闹鬼)

                         

【原作者】Hashilavalamp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16405

 

【配对】千手柱间/宇智波斑、千手柱间/漩涡水户

 

【分级】PG(Teen And Up Audiences)

 

【摘要】柱间和他的妻子以及寸步不离的鬼魂生活在一起。

 

【译者】微博@TillWithRDNsMohawkHaircut

 

 

 

 

 

  柱间第一次出现幻觉大概是在杀死宇智波斑的四个月后。

 

  直至此时他的生活一直痛苦不堪:白日里若是他独自一人,时间总显得空虚难熬;夜里也少有不被噩梦折磨的时候。

 

  (当早晨到来,他记不住夜间到底梦见了什么,但鼻尖的血腥之气却从未消散。有时水户会忧伤地望着他,把他抱在怀里,直到他停止颤抖。)

 

  柱间漫步在包围他(深爱的)村子的树林中,片刻的宁静让他暂时忘却心中的空荡和繁重的职务。他的妻子也跟随着他,因为他无法忍受独自一人呆太长时间。

 

  接着那件事第一次发生。

 

  他漫无目的地注视前方,尝试把注意力集中在妻子温柔的声音上,这时远处的树枝顶端出现了个人影。由于忍者的习惯(虽然现在是和平时期)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那身形没有动,但这身影让柱间的血液瞬间凝固,呼吸也带上几分刺痛。

 

  他眨眼,那人便消失了。

 

  “你看到那边的人了吗,水户?”他问道,然而她只是摇摇头,睁大的眼中充满关切。他皱起眉,转头再次看向刚才那人出现的位置,仿佛那树冠是个非凡的王座。

 

  “一定是我的想象。很抱歉让你担忧。”他说完,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每当对方忍者的一面展露之时,水户都只得勉强微笑。

 

  从那天起,柱间感觉自己不管到哪都有种莫名的不详感。

 

  这感觉让人不安,也无法忽视。猎人仍未现身,所以他不知道逃去哪儿,但或许他不会逃反而会追赶。(至少这代表他不再孤身一人。)

 

  偶尔柱间会瞥见那人的身影,但其他人似乎都没注意到。每到这时,他心中的空虚感大的无以复加,足够将他整个吞没,之后这天剩下的时光他仿佛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他的家人发现了这点,但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顺其自然,任其发展。“给他点时间。”他听见扉间对心神不定的水户说。)

 

 

 

 

 

  神秘的目击事件已经过去三个月。柱间在得到水户怀孕消息后的一小时,再次见到那身影。

 

  他跌跌撞撞地进入自己的卧室,好消息带来的喜悦仍未消退,但同时他感觉自己仿佛活了千年般劳累。

 

  斑伸展手足躺在床上。“你来了。”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语调略显不满,好似是柱间的迟来惹恼了他。

 

  床上的男人坐起(总是那么优雅)。柱间猛地向后退了一步,靠在墙上,因为他的双腿此刻竟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

 

  斑见到此景露出嘲讽的笑容,而柱间想要呕吐。

 

  屋中的气息一瞬变得有些危险,但柱间忍住跌坐在地的欲望,离开墙壁的支撑,希望至少能在面对老友时保持点尊严。

 

  他必须立刻思考,但思绪却像打了死结怎么都转不动。

 

  当柱间的身体僵直无法动弹,已经死去的男人却相当闲适地朝他走来。活着的时候他步伐总是急促谨慎,好似期盼世界再次陷入战争之中。(死后他倒是终于找到平静,然而不那么让人欣慰。)

 

  在千手完全理解现在的状况之前,斑双手揽住他,两人唇贴着唇。

 

  “你死了。”当斑离开后,他平静地说。(他本应该推开对方。)“我当然死了。”斑怒吼道,他的表情瞬间因愤怒而扭曲。但不过片刻,眼中又换上怪异的平和,这甚至比暴怒或怨恨都要让人恐惧。

 

  “你亲手确认的。”斑随意地说,声音中没带任何苦涩或指责之意,如果硬要说他是什么语气,倒是有点欢快。柱间面无表情地看着斑向后退,脸色如同他离世时那般苍白。

 

  斑前胸的衣服上缓缓出现红色的水渍。起先只是一小块暗红染在布料上,然后渐渐变大,笼罩斑心脏前的衣物。四周一片寂静,直到血液滴落的声音打破这沉寂。

 

  柱间在无声的恐惧中看着他的朋友再次因为自己造成的致命伤死在他眼前。

 

  斑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柱间在绝望与悲痛之中看着他鲜血流尽。“这不那么美,对吧?”死去的男人随口问道,仿佛他们只是在谈论天气。柱间感到头痛,随着对方的走近,他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呯的一声,柱间倒在地上,他勉强抬起头,视线却凝固在那命运之日他刺入剑刃的地方。对方脸上的笑容让他无处躲藏,所以他用颤抖的双手捂住眼睛。

 

  柱间感觉到一双手抓住他的手腕,小心地将自己的手拉开。他想反抗,他不愿再看见那张脸,但此时却没有足够力量抗拒那双温柔却固执的双手。

 

  他睁开眼看见的却是深深忧虑着自己的妻子的脸。

 

  斑不在这里。

 

  地上也没有任何血渍。

 

  (他仿佛知道对方从未来过。)

 

 

 

 

 

  斑很快再次回来,不再躲藏在柱间视线的角落,而是大大方方地站在他眼前。

 

  有时候,他会跟柱间玩游戏,在千手宅留下一串深红色的血迹。第一次发生时,柱间慌张起来,尝试将血渍擦干净,以防水户质问他,而他不得不回答是他杀死的男人流下的血弄脏了地板。(这样水户也会知道那位死者是谁。)

 

  唯一的问题是地上根本没有血,直到他将自己的手掌擦破。

 

  现在他知道了。

 

  他被名为宇智波斑的鬼魂纠缠。

 

  (他知道,自己疯了。)

 

 

 

 

 

  一开始和死去朋友的鬼魂住在一起并不容易。他不断提醒着自己斑,真正的斑,已经离去(正是自己亲手所为)。他是段活着的记忆,而不是存在于世间的人。有时失去斑的痛苦让柱间呼吸困难。

 

  但数月过后,柱间学会适应这鬼魂。

 

  他看见斑若无其事的走过街道,心中依旧疼痛。但他是唯一一个看的见的人,当他移开视线再回头,斑又无处可寻(好似这真是柱间的幻想)。(现在疼痛已经弩钝,如同他不再使用的刀刃一般)

 

  柱间和鬼魂交流甚少;只是当他躺在床上,轻轻抚摸妻子隆起的腹部,斑会躺在他身后,双手搂住他,然后在柱间耳边说出恶劣、非难的话语。柱间甚至能感受到斑的鲜血已经浸湿被褥。

 

  世界不会就此停留。时间飞逝。斑从未离开。

 

  (他其实早已离去,不愿放手的只有柱间。)

 

  当柱间抱着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斑站在他身边告诉他别用沾满鲜血的双手触碰那婴儿。当柱间和水户做爱、接吻、拥抱,斑总会在事后亲吻他,仿佛是在提醒他到底属于谁。

 

  (柱间思考这是否算作偷情。)

 

  (你能因为一个幻觉对爱人不忠吗?)

 

  (还是说他现在爱着水户是对斑的背叛?)

 

  柱间管理村子、维护家庭,但他总是避免和鬼魂独处。如果遇到这样的时刻,他会闭上双眼,装作听不见一个字。

 

 

 

 

 

  柱间重重摔在一块岩石上;岩石尖锐的边缘应该会让他疼痛,但他的身体早已麻木。最后的查克拉想要修复糟糕的伤口,柱间很清楚腹部严重的裂口无法愈合。

 

  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在生命一点点被夺走之时,他想到自己的妻子、孩子。他不想离开他们,但他无从选择。至少现在他们不用看着自己死去。

 

  (但柱间也是自私的,他不想独自死去。)

 

  “柱间。”斑唤道,柱间惊讶地发现对方的到来。他年纪越大,出现幻觉的时候越少,时间终究慢慢磨平伤痛。上次他看见斑是一星期之前,完全不如一开始的频繁。

 

  斑现在看着老了,这让柱间感觉奇怪,因为那纠缠他的鬼魂容颜从未改变。他的前襟没有血液渗出,身后也未拖着血渍;斑现在穿着一件普通的黑色常服。柱间想着他是否早就预见这一切,穿着它来为自己哀悼。

 

  对方半跪在自己的身边,用某种好奇的眼神看着他,好似不相信眼前所见。一只苍白的手从过长的袖笼中伸出,按住他的伤口。先是轻轻的,然后慢慢加重,直到血液浸透他的指尖。

 

  当看到斑皱眉,柱间抑制不住地笑起来,虽然这给他带来更多痛苦。“抱歉,斑。我不再是忍者之神了。”他带着歉意地说。显然对方无法赞同他的幽默,斑朝他投去一个愤怒的眼神,瞬间让他看着年轻起来。

 

  “愚蠢的老家伙,”他恶狠狠地说,“被无名小卒杀死。和平——”

 

  “让我虚弱。”柱间接话,这使斑眼里露出些许满意,仿佛在说“至少你现在也知道了。”

 

  “这种死法和你不配。”斑喃喃地说,拨弄着柱间零乱的发丝,语调近乎遗憾。柱间却感觉是被奉承了。“你更想亲手杀死我。”他清楚地知道感觉被自己大脑制造出的幻觉奉承是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我们是平等的。当然你只能死在我手里。”

 

  柱间打了个颤,因为斑的眼神突然变得让人不安,仿佛他知道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

 

  柱间咳嗽起来,更多的鲜血从伤口涌出。他无声地思考斑是否会呆到最后一刻。

 

  他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斑也靠到这块岩石上。他双手搂住柱间的脖子,将他拉过来,亲吻他的嘴唇。(柱间已经忘记斑多么的温暖,但是等等,为什么斑是温暖的?)

 

  他们嘴唇分开的一刻,斑将苦无深深刺入柱间的胸膛,稍稍低于他跳动的心脏。

 

  柱间被涌入肺部的血液呛到,但他的注意力都在斑身上,对方正慢慢站起,轻弹衣衫上的灰尘。将死的男人挣扎着抓住他的衣角,告诉他这么多年来未曾说出的话语,但斑轻易地甩开他,脸上带上一抹嘲讽的笑容。

 

  他挥了挥手,让柱间独自死去。

 

  (然而,鬼魂如何杀死他?)

 


评论
热度(39)
  1. 草草呜呜呜呜Nag太可爱 转载了此文字
  2. 月殇呜呜呜呜Nag太可爱 转载了此文字
  3. 月殇呜呜呜呜Nag太可爱 转载了此文字
 
 
 
 
 
 
 
 
 
© 草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