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貓的報恩-下(維勇)

盛夏繁星:

 @九本 十二點前寫完了嗚嗚嗚嗚嗚!!!對不起變成這樣了!!!生日快樂!!!!

【維勇】貓的報恩(上)






  『要怎麼才能找到你?』

  『嗯?勇利想來找我嗎?』銀白色的貓咪轉過了頭,冰藍色的眼眸笑著眨了眨,抬起手指著天上隱隱發光的星星,用神秘的口吻說著:『跟著它們走就會到達我身邊了喔。』

  看著優子跟尤里在穿越過大街小巷後最終在眼前消失,勇利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問過對方的話,他看著銀白色像泡沫一樣輕盈的星光優雅的在天空中滑翔過,勇利拍了拍披集說:「跟著那道光走。」



  優子在摔到地上時整個人都是懵的,放眼望去一大片貓尾巴草悠哉的搖晃著像是歡迎她的到來一樣,她還在想這到底是哪裡時,就聽到尤里不耐煩的嘖了一聲。

  「真不想回到這邊來啊。」

  這時候優子才發現尤里站起來跟她一樣高了,她看著這個不屬於她原本世界的地方遲疑的問:「這裡是哪?」

  「貓王國。」尤里沒好氣的說道:「要不是那隻豬說的我才懶得來。」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尤里的背微微拱起,像是在防禦什麼一樣。

  沒多久三隻小貓就跑到他們眼前,優子認出來這就是那晚的三隻小貓,還來不及說話小貓就各自站了起來拉著她的手愉快地說:「王子殿下的未婚妻來了,沒有多少時間呢我們趕快走吧。」

  在被又拉又推的往前走時優子慌張地問:「等等,現在要去哪啊?」

  「當然是準備婚禮啊,全國都知道王子要結婚了!」他們理所當然地說。



  全貓王國都知道王子有喜歡的人。

  王子殿下只要說到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眼神會特別溫柔呢,他們說。

  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王子殿下絲毫沒有猶豫,燦爛的笑著說:是個很可愛又溫柔的人。

  貓王國的所有國民都在殷殷期盼著王子殿下能把他喜歡的人帶回來,但王子殿下在被問到時總是笑著眨了眨他漂亮的眼睛不肯回答。

  國民們很著急,王子殿下的老師也很著急,在被逼急的情況下王子終於吐露了消息,他要再過幾天後向對方告白。

  於是趁著王子殿下去人間買傳說中的定情物時,全國上下都開始忙碌了起來,決定要幫王子殿下舉辦一個盛大的婚禮。

  至於對方會不會答應這種事他們從來沒有考慮過,王子殿下那麼漂亮完美的貓會有人拒絕嗎?


  「所以我們就把優子小姐您帶來啦。」

  「王子殿下是全貓王國女性的夢中情人呢。」

  「您肯定可以跟他長長久久的。」

  在被人推去換衣間換上一身漂亮的鵝黃色禮服時三隻小貓還在旁邊嘰嘰喳喳地說著,優子聽的暈頭轉向只抓到一個重點:「問題是我根本不是隻貓啊!」

  三隻小貓對視了一眼後,笑著領著她走到鏡子前說:「這就不用擔心了,您已經是隻貓了。」

  「我、我是隻貓?!」

  優子還在震驚自己長出耳朵的事情時就被人拉到外面的宴會廳長桌上,一坐下來一碗炸豬排蓋飯就被放到她眼前。


  ……是現在的貓都不喜歡吃魚了嗎?還是這邊的貓比較特別?


  察覺到優子在盯著面前的炸豬排蓋飯發愣,其中一隻小貓說:「這是貓王國的特產喔。」

  「據說是某一次王子殿下從人間回來後念念不忘所以特別研發出來的。」

  「雖然我們更喜歡炸魚排啦。」

  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優子嘗試夾了一塊吃掉,炸得酥脆的皮和飽滿多汁的肉,再加上跟外面不一樣的醬汁,她總覺得在哪吃過。

  不對不對,她現在應該要煩惱怎麼回去才對,她可不想一輩子都做隻貓啊。


  看著優子似乎又低落了下來,他們連忙拍拍手示意節目先開始,前面幾個肚皮舞轉盤子的節目都太無聊了,優子絲毫沒有任何興趣,直到有隻戴著白手套的貓爪伸到她面前時她才突然回過神,面具底下的聲音意外熟悉的說著:「可以請優子小姐跳隻舞嗎?」

  「嗯、可是我不太會。」

  「沒關係的。」只遮住半張臉的嘴角笑了笑,在牽她出來開始踏出第一個舞步的同時,他低聲地說:「尤里奧已經把這裡先繞過一圈了,等一下他會帶著妳朝小門跑去。」

  「……勇利!」優子在認出對方的一瞬間驚訝的忍不住喊了一聲,一時沒注意重心不穩踩上對方的腳,優子為了保持住平衡亂揮的手不小心打落了勇利掛在臉上的面具,在看到他的真面目的時候會場裡許多人都倒吸了一口氣,就連優子都愣了一下,不如同她一開始看見對方靦腆而居家的樣子,此刻的勇利充滿著一股自信又銳利的感覺,像個終於顯露出身分的貴族。

  「工作狀態終於出來了啊。」尤里走到他們身旁,不以為意的說著。

  「你是誰!」原本就感覺到有點不對勁坐在主位上的灰貓站了起來,四周的守衛也逐漸靠在一起,像是隨時打算把他們制服一樣。

  「我是勝生勇利,我是來──」

  「搶婚的!」

  勇利的話還沒說完時就被一旁的三隻小貓同時打斷,他們眨著興奮的眼神說:「這就是標準的故事高潮啊!好帥啊!」


  「欸?」勇利本來沒打算這樣說,被他們打斷後愣了一下。

  「不管你是來做什麼的,抓住他們!」在對方氣急敗壞的說著的同時,守衛朝他們靠近,「竟然敢在維恰的結婚典禮上搶婚──」


  「搶誰的婚?」

  突然間一道帶著笑意的聲音插進了這個緊繃的局面當中,他們同時轉過頭看著門口穿著粉色漸層王子服的優雅白貓,勇利瞬間睜大了眼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下意識的支吾喊出對方的名字:「維、維克托?」

  「啊是勇利和尤里奧呢,我還在想為什麼你們不在那邊。」維克托一派輕鬆的走下來到大廳中間,看著明顯被裝飾成盛大場合的大廳,有些訝異的說著:「今天有什麼大事嗎?」

  「你終於回來了維恰,怎麼去那麼久。」先抱怨的反而是原先坐在主位上的貓,「先不管那個了,那隻來路不明的黑貓竟然要搶你的婚!」

  「勇利要來搶婚?」維克托有些疑惑的重複著這句話,看著勇利還愣愣的抓著優子的爪子稍稍的皺了下眉,走過去將他們的手拉開,自己反而牽上了勇利的手,笑著說:「那應該也是搶我才對啊。」

  話說的倒是理直氣壯,勇利雖然想過優子口中的那隻貓會是維克托,但沒有想到會是這樣見到對方,他一下子被現在的局勢搞懵了,只好下意識的反駁:「才沒那回事。」他根本不是來搶婚的啊?

  「難不成勇利喜歡她多過於我?」

  維克托聽到這句話微微瞇起漂亮的眼,湊的太近了,勇利幾乎都能看見他眼中的自己,一邊弱弱的說著:「沒有……」

  「那你就是喜歡我了。」維克托肯定的點了下頭。

  「也不是這樣說……」


  「等等,維恰你先解釋一下他是誰。」站在一旁這時才回過神的灰貓嚴肅的說。

  「啊,忘記跟你介紹了,雅科夫這是勇利。」維克托這時候才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笑著說:「是我喜歡的人喔。」


  「欸?」

  發出這聲的不只是勇利,全場都瞪大了眼不敢相信他在說些什麼,被牽著手的勇利被突如其來的告白撞的暈呼呼的,呆愣著不知道做些什麼好。

  最先回過神來的是三隻小貓,他們不敢置信的喊著:「怎麼可能,王子殿下喜歡的不是優子小姐嗎?」

  「是您說讓她來婚禮的!」

  「那時候說的人不是優子小姐嗎!」

  「我是邀她來貓王國參加婚禮沒錯啊,我跟勇利的。」

  「可是您那時候形容的──」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優子突然想起那天晚上三隻小貓在床邊嘀嘀咕咕唸著的話,她不自覺的開口:「可愛的、深褐色眼睛的、救過王子一命的。」

  維克托聽到這句話笑著點了下頭,理所當然地說:「這些當然都是勇利啊。」

  「……是我?」勇利眨了下眼,有些遲疑的問。

  「當然是你啊,勇利多可愛。」維克托伸出手點了下勇利的鼻子,「還有我最喜歡的眼睛顏色。」

  「可是我救過你嗎?」

  「當然有啊。」維克托悠悠地笑著說:「你記得我們第一次怎麼遇見的嗎?」

  那是維克托第一次來到人間,恰好是冬天,白色的雪花落了滿天,維克托幾乎與積雪疊在一起變成了同個顏色,那時候維克托人生地不熟,又被私下販賣貓的人類盯上,維克托只能靠著貓的直覺與嗅到同伴的位置到處亂鑽,最後他只記得自己在某戶房子的門前暈了過去。

  「是你把我帶回去的。」維克托看著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什麼變的貓,那雙清澈的深褐色眼睛依舊亮亮的映出他的樣子,就像是全世界都在他眼底一樣。

  維克托醒來後發現自己在溫暖的被窩裡,身旁的黑貓背對著他有一下沒一下的甩著尾巴,在發覺他醒來後雖然有些尷尬,但笑著問他說:你醒了啊,餓了嗎?

  那是維克托第一次吃到魚以外的食物,黑貓有些緊張的端上了炸豬排蓋飯問他好不好吃,但維克托發現比起吃桌上熱騰騰的飯,他更想舔掉對方殘留在嘴角上忘記擦掉的餅乾屑。


  從此他便愛上了人間的四季。

  喜歡和勇利半夜偷偷摸摸的坐在盛開的櫻花樹上聽著小鳥嘀咕著從遠方來的風的訊息,也喜歡在下雨天拉著勇利去踩踏地上的積水弄得全身髒兮兮,喜歡從金黃色的葉堆中突然冒出來嚇勇利一跳,或是在細雪紛飛時待在溫暖的室內讀著同一本書喝著一壺不燙的茶。

  維克托沒有告訴勇利他們他是貓王國的王子,只說了他住在貓王國裡,並不是特別想隱瞞,只是覺得不太需要講,因為他知道不管是怎樣的身分勇利都依舊會用同樣的態度對待他,或許有一點私心的是他想看見對方震驚慌張又無措的表情吧,一定會特別的可愛。


  談戀愛太浪費時間了,我想跟你長長久久的走到盡頭,所以跟我結婚吧。他這樣笑著說。


  維克托拍了兩下手,一旁的侍女端上了一碗蓋著蓋子的淺藍色漸層的碗,一打開後香氣四溢,勇利看著面前的炸豬排飯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這、這不是一星期只賣十份的超高級炸豬排蓋飯嗎?」

  「是啊,為了買它才會被優子小姐救的。」

  維克托端到勇利面前,卻突然壞心眼的舉高手不讓勇利吃,看著勇利一瞬間委屈的眼神,維克托笑著說:「在吃之前,我要聽聽你的真心話。」

  「嗯?」

  他看著勇利認真的問:「你會答應優子小姐來貓王國只是單純地想幫她嗎?」

  「……不是。」

  勇利回想起來剛聽到優子說她救了那樣的貓的時候勇利就開始擔心是不是維克托,在聽到她要可能要成為維克托的未婚妻時他就已經壓抑不下慌亂的心情了,一直到維克托出現說了喜歡的人是他的時候,勇利發現自己的不安一瞬間消失了,但心跳卻又突然快了起來。為什麼會為了維克托擔心、為了他即將有個未婚妻難過,以及現在為什麼會這麼開心,這一切的一切似乎早就都有了原因。

  「因為我想見你。」他睜大著眼,雖然有些害羞但很認真地對著維克托說。

  「這個答案我很滿意呢。」維克托趁著勇利沒注意親了一下他的嘴角,然後把手中的炸豬排蓋飯遞給了他,「這碗炸豬排蓋飯和我都是你的了喔。」

  「嗯……」優子在旁邊思考著看著他們兩人,最後開心的拍了下手說:「所以你們要結婚了!恭喜!」

  「是我們該感謝妳,謝謝妳那時候救了我,本來想好好招待的,但好像讓妳受了很多驚嚇。」

  「不會不會,救貓咪的命果然是件好事!」優子滿足的看著面前互通心意的兩隻貓,突然覺得能經歷這一切真是太好了。

  「好了,外面的世界該天亮了,你們該回去了。」




  勇利最終決定還是先跟著優子回到人類的世界去,維克托笑著吻了下他的手,「我很快會去找你的。」

  優子在學校頂樓與他們告別,在告別時勇利笑著對她鞠了個躬,認真的說:「如果有任何困難,歡迎再度光臨貓咪事務所。」

  看著勇利坐在披集身上,而披集抓著尤里往未知的方向飛去的身影,優子大聲的喊著:「謝謝你們,勇利、披集,還有你尤里奧──!」

  「……什麼叫還有我──!」

  優子笑了下,轉身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在某個夕陽剛落下的黑夜裡,屋子裡泛著暖黃色的燈光,披集和尤里為了決定誰今天可以多吃一塊豬排正在吵架,突然間勇利聽到了門被輕輕敲兩下的聲音,於是他習慣性地走向前開了門。叮鈴的一聲,掛在門上的淺黃色風鈴響起,翡翠綠的門被從內而外打開:「你好,歡迎光臨貓咪事務所,我是勝生勇利……」

  話還沒說完就被抱進懷裡,對方的身上還沾著點夜色的涼度,勇利笑的眼睛瞇瞇的。

  「歡迎回家。」


评论
热度(407)
  1. 草草盛夏繁星 转载了此文字
 
 
 
 
 
 
 
 
 
© 草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