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AU】谁™是你男朋友(八)

三禾君:

更新。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你以前暗恋我。”

他们的手机黑屏了。

光源消失,仓库里只剩一缕该死的月光,透过久未修缮的屋顶的裂隙落在杂物堆的上方,Loki感到耳朵里有一根血管突突的乱跳,扰的他一阵眩晕。就算有黑夜的掩盖,他也能想象的到Thor现在一定是挑衅的高高勾起一边的眉毛,整张脸挂起了王子殿下私下最为擅长的、混合着轻蔑和志在必得的表情。

这个讨厌的自大狂。

他以为Laufey烧掉了一切,他明明记得是那样,火焰在他面前吞噬了那些亲生父亲口中令人作呕的收藏,谩骂、高温还有拳脚毁掉了他仅有的一点亲情,那段过去不该在此时此刻、不该偏偏被眼前这个人从垃圾堆里翻捡出。

还好他不需要自尊心这种东西。

“Surprise!”

Loki尽力扯出一个可以称为自嘲的笑容,“我迷途知返了。”

Thor就着朦胧的月光观察了他一阵子。

“既然这样,我先去睡了。”磨人的安静之后,Thor折起了那张旧照片,他并不知道Loki在这一小会儿里想过多少事情,声音里的得意洋洋毫无掩饰,“床归我了,你找到睡袋以后别忘了给我做点宵夜端上来。我今晚没吃饱,暗恋者。”

Loki的牙根咬的发疼,他依旧陪着些不自然的笑,“我现在没再暗恋你。”

Thor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得了吧,’我的小男朋友’。”

要是锤击能百分百致人失忆,Loki现在就会拿起他六年级的棒球棒给Thor狠狠来几下。

Thor会从此拿这事儿威胁他,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看准时机灵巧的出击,想从看似毫无防备的Thor手里抽回那张纸片,王储却飞速的把它装进了口袋,还一击即中,用食指弹了下Loki的额头。

“嗷。”Loki吃痛的叫出声。

“暗恋就要拿出暗恋的诚意,搅拌的时候别用电动打蛋机。”他们的距离拉的很近,Thor平时总爱好搂Loki的肩膀,此时却一反常态,恶作剧的挽住了他腰,“还是非要我先给你点奖励?”

“滚!”

Loki已经不想管失手杀死一个王子会被判多少年了,两个人“砰”的一下,随着他的全力的撞击一齐倒在了地面上。

Thor是很壮没错,但Loki也不是完全没练过。他拿出当年在橄榄球队和那群壮汉打架的技巧,先挑Thor脆弱的腹部下手,他们很快滚的黑暗中尘土飞扬。

“Loki,你疯了吗?”

“谁他妈暗恋你!”黑发的青年一边口无遮拦的骂人,一边手脚并用的朝后扳金发青年的大臂,陪Thor看了那么多UFC总算派上点用场,里有很多这样的实战技巧。

可那块三角肌比他的脸还大,Thor轻松的摆脱了他的锁技,混乱中体型差很快让另一方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块头大的要命的Thor一个技巧性的翻身,瞬间掌握了主动权,Loki的两条胳膊被他用大腿压的死死的,上半身抵在了冰凉的地上,徒劳的抬腿却踢不到身上那个家伙的后背。

整整忍耐了五个月的人愤怒的吼了一声,咬住了搁在他下巴上的宽厚肩膀。

“嗷!嗷!嗷!”

Thor吃痛的乱叫,抽出一只手捏住了Loki的下巴。

“你怎么打架和个姑娘似的!”

“你完了Thor Odinson,”翻滚中他们撞倒了杂物堆,月光洒在Loki发红的眼框上,“我要去和媒体爆料你有多白痴狂妄不学无术,王位的继承人是个可笑的投机分子、一窍不通的政治吉祥物、Asgard的笑料大全、带着国宝Nibelungen随便送人的蠢货——”

因为那几根掐住脸颊的手指,Loki的牙齿无法合拢,他还在挣扎中拼命的朝Thor发射着所有他能想到的恶毒词汇,口涎从嘴角无法抑制的流出了少少。

占尽赢面的王储叹了口气,将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

Loki僵住了。

连时间都停滞了。

就算现在Sif带着全Asgard的摄像机来围观这场糟糕的打斗,事情也不会更诡异了;就算将时间轴扩大到此刻的前两百年和后两百年、地理位置扩大以这个仓库为基点的三光年的宇宙空间里,都没有人能震惊的过这一秒的Loki.

Thor在吻他,在清醒的状态下。

Thor的嘴唇很干,像钝口的的小刀,他的舌头比他喝醉的那一晚还要粗鲁,在Loki狭小的口腔里搅的天翻地覆。它像一个灵巧的刷子,扫过Loki每一个细小隐蔽的敏感点,头脑一片空白的王储未婚夫在Thor的身下一阵颤栗,当他回过神来,自己的舌头已经违背了自己的大脑,和Thor的那条缠绕在一起。

在Loki变得更意乱情迷以前,Thor暂停了他的攻击,氧气的回归唤醒了Loki的自尊,他难堪的挣扎了一下,Thor会意的松开了他的钳制,但依旧压在黑发青年的身上。

他们凝视着对方璀璨的眼眸,有碎光在对方的眼睛里流淌。两股压抑的喘息在安静的仓库里被无限的放大了犹如重鼓,Thor把一绺散开的黑发重新别到了他的耳后。

“你硬了。”

王子的唇凑到他耳边,猝不及防的低语仿佛一条蛇缠上了Loki的心脏,还嫌不够似的,Thor在说完后舔了舔他的耳垂。

Loki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哇哦,哇哦,哇哦。”

仓库的灯打开了。

在黑暗中待久了,刺眼的白光让两个人眯起了眼睛,有什么魔法从他们身上同时消失了,始作俑者的Laufey咂着嘴,拿着一把老式的猎枪站在门口,充满厌恶的上下打量着他们。

Thor迅速的站了起来,然后拉起躺在地上衣衫凌乱的Loki。

Laufey的眼神看起来很想突突了这两个在凌晨滚自己家仓库的水泥地的人。

他们都没说话,空气很冷,Thor看不懂父子间的无声的交流,于是往前移动了小半步,挡在Loki前面。

“我注意到很大的动静,还以为有一只和狼群走散的独狼闯进了我的地盘,毕竟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Laufey好像终于看够了似的开了口,一边说话一边关掉了枪的保险栓,“所以说,两位体面人,光是在床上做这些事情已经满足不了你们了吗?”


那天晚上,最终也没有找到睡袋的两个人躺在Loki那张曾经用到高中毕业的床上。

他们默契的背对着背,空间太小,靠里的Loki几乎被Thor挤的贴在墙壁上。

Loki连仅剩的被子都是单人的,被两个大男人的肩膀高高撑起四处漏风,他们一言不发的争抢了好几个来回。

时间静静地流逝,他们谁也没睡着,就这么在黑暗中躺着。

离天亮已经不远,疯狂的一夜就要过去,打了一架,亲到大脑缺氧,Loki终于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在睡着之前,他听到了Thor肚子发出了“咕咕”声。

“我是真的没吃饱,你父亲让人胃口不好。”Thor的抱怨从遥远的虚空中飘来,“我想吃炸鸡。”

“Go fuck yourself.”Loki回复。


评论
热度(1728)
 
 
 
 
 
 
 
 
 
© 草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