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sword, and blindfold》-1

Drift in the sky:

作者:Purple

作品:Scales, sword, and blindfold

CP:Xmen,EC

分級:未定

聲明:他們不屬於我,但我保留一切文字著作權利。請不要隨便剪貼其中的文字,謝謝。

備註:警探!Erik 與 犯罪心理學教授!Charles

警探3加入了一些法律方面的元素。

雖然已有查找某些資料,但這非我專業,所以可能有許多Bug,請見諒。


前兩部請至AO3:Link



  Chapter 1:Witness-examination


  「Mr. Xavier。請你向陪審團做介紹一下你自己。」

  

  Mr. Xavier。他坐在旁聽席,在心裡咀嚼這句話。身邊的緝毒組同事轉了轉眼珠,他們兩互瞥了對方一眼,交換彼此視線後,兩人多少都嗅出這一句簡短的話中所隱藏的意味。從他們坐在這裡開始,他們一同聆聽著台上那位金髮碧眼的檢察官與辯方律師的唇槍舌戰。檢察官看起來就是一副正義凜然的有為青年,Erik一度覺得根據如此的外貌,腦子八成是不懂得靈活變通的熱血漢子。

  可是讓Erik意外的是,他從坐在此處至今,那位年輕的檢察官已經在前面兩次的主詰問中表現的令他印象深刻,他的對手是一名非常資深且在法律相關領域中相當出名的一位律師,截至目前為止,雙方你來我往,沒有誰居於下風——這反而更令人緊張。

  Erik不確定這位年輕的檢察官找來專家證人當此案件的證人之一是否合適?畢竟陪審團們對專家證人的成見都頗深,對陪審團而言,專家證人所提供的證詞往往他們都聽不大懂,或者是因為已有偏見所以無法將專家證人的話所聽進去。但,無論成敗,這招會是非常致命的一步棋子,對兩造律師而言。

  他使用『Mister』而非『Professor』如此簡單的稱呼法,卻除去了陪審團對於專家證人的排斥感,讓陪審團覺得專家證人就跟一般的普通人沒兩樣,如此,陪審團比較不會感覺到專家這二字的威脅感。

  轉眼,他瞧著專家證人,思索著此名專家證人肯定也讓陪審團留下友善的印象,從衣著到他臉上掛的令人安心的微笑,無一不顯示出他的親和力及溫和的特質。Erik瞭解了為何檢察官會刻意找Charles Xavier來做專家證人。

  

  「我是Charles Xavier,目前是哥倫比亞大學的犯罪心理學教授。在校園授課是我主要的工作,偶爾會有NYPD或是BAU的探員們找我討論側寫方面的資訊。」微笑,官方式的,卻令人心安。

  「Mr. Xavier,你講授犯罪心理學科已有幾年的時間?」

  「七年。」

  「這七年來你所講授的案例都是以實案為主?」

  「是的。」

  「你所教的學生們後來是否有人加入BAU小組?」

  「有的。」

  「請問你在大學講授的心理學課程與BAU所做的側寫訓練是否有所不同?」

  「在大學裡學生們並不會直接接觸到案件本身,他們所學習的分析方式都是偏向理論派,但是在BAU的側寫訓練並不如此單純,他們時常需要直接面對嫌疑犯以及令人心驚膽戰的兇案現場,側寫員們所要忍受的心理、精神壓力是你我都難以想像的。」教授露出些許遺憾的情緒,這讓幾名陪審團跟著皺眉。

  「聽起來並不是容易的事。」年輕的檢察官瞥了一眼陪審團們的表情,「既然在大學校園裡所學到的知識與BAU實際的工作方式有所差距,這是否會讓新進側寫員跟不上現實的狀況?」

  「不會。」

  「為什麼你如此肯定?」

  「因為我受邀請擔任BAU的新進人員訓練課程的客座講師。」

  

  Erik瞧見陪審團有幾個人露出驚嘆、思索或是微微睜大雙眼的表情。

  

  「你熟悉BAU的運作也熟悉他們的分析方式嗎?」

  「是的。」

  「庭上,我有異議。」辯方律師——Justin Gibbons開口,此時詰問的流暢度迅速被打亂,「詰問內容應與本案相關,而非探討專家證人的生平事蹟。」

  坐在其上的法官忖了忖,對著年輕的檢察官道:「我想陪審團已經熟知Professor Xavier的專業,請直接以本案的內容進行主詰問。」

  

  檢察官頷首,並沒有因為辯方律師的小攪亂而亂了陣腳,Erik反倒發現有幾名陪審團露出失望的表情,看來他們似乎被Charles Xavier的氣質所吸引,並下意識的想要瞭解更多。

  年輕的檢察官簡單的又詢問了幾個與案件相關的問題,讓陪審團與旁聽的人理解這位看起來出身教養極好的Charles Xavier是如何與NYPD合作,及對於此案側寫分析的看法及簡單的結論。

  接著,辯方律師起身,輪到他反詰問。

  Erik皺了眉,感覺胃打結了有點不適。說不上來為何,或許是要眼睜睜地看著Charles Xavier被可怕的辯方律師用令人不舒服的言詞攻擊——即便那在法庭上只是非常普通的詰問罷了——但還是令人不快。

  

  「Professor Xavier,聯邦法律有限制不會讓無關人員探查案件的內容,按理,你不可能熟知BAU所處理的案件,除非這中間有什麼誤會?」挖坑,讓Charles Xavier與BAU同時被所有人質疑組織流程有誤,以及案件的隱密、公正性。

  「我以顧問的身份在BAU,並且簽下所有保密條款,至於是什麼條款,我想我也不方便告訴你——確保隱密及公正性,大律師我想你能理解我的難處。」依舊是迷人的微笑。

  「Professor Xavier,關於此案,你所提供給NYPD的側寫內容是:白人、年齡介於四十至四十五歲、未婚、出入過警局,近兩年曾犯下殺人案件但因證據不足所以無法起訴、左撇子、高智商且無惻隱之心、隸屬某犯罪團體、名下無不動產卻有好幾個不同名稱的銀行帳戶、熟悉曼哈頓上城的地理環境但是住在下城區。」抬眼,辯方律師故意停頓了兩秒,「你是如何得知如此清晰的資訊?我想這只有靈媒才有辦法做到吧?」

  「大律師,如果你上過我的課,我想你可以省去被半仙騙走的費用以及避免被有心人士利用。」專家證人說著,眼神飄過辯方律師的肩頭,落在某位人士身上——此微小動作只有Erik發現。

  「若是側寫如此神準,NYPD應該要早點請你去教警探們上課,這樣我們就可以再降低犯罪率了。」

  「如此美妙的建議,相信大律師也建議過NYPD的長官們了。」

  

  坐在一旁的Logan嘴角上揚。雖然覺得有點好笑,但他還是壓低音量跟身邊的Erik表示上Charles Xavier的課哪那麼輕鬆簡單?員警們一聽到惡補犯罪心理學就趕緊開溜了。

  

  「就我所知,側寫這門技術雖在我國多年,但時常漏洞百出。Professor Xavier,我想你清楚知道側寫的準確度並沒有大家在電視上看到那麼厲害吧?事實上我們有一堆例子可以證明,側寫時常出錯,導致警方往錯誤的方向辦案。」辯方律師轉首,看了陪審團一眼,「所以我想起問你,是否能告訴我們,你們這些專家所提供的犯罪側寫有百分之多少準確程度呢?」

  

  沉默。這股靜默的氣氛讓原本還帶著些許笑容的年輕檢察官愣了一下,陪審團們開始伸長脖子,等待專家證人的回覆,但專家證人只是盯著辯方律師瞧,不發一語。

  這種狀況不大妙,Erik也跟著有點緊張,他沒見過妙語如珠的Charles Xavier安靜這麼久——特別是當別人在質疑他的專業時。這次難道當真踩到了他的痛處?Logan雙手交叉於胸前,看了Erik一眼,後者聳了聳肩。

  法官正準備開口問專家證人時,此刻,Charles Xavier笑了笑,似乎方才的緘默只是不小心按到了暫停鍵。

  

  「你離婚了?什麼時候的事?喔,我看應該還沒超過一週,是的,我知道這件事情你還沒有告訴大家,所以你帶著婚戒,但大律師,從開庭到現在,你記得你摸了幾次婚戒嗎?我記得,十五次。你並不是焦慮,像大律師如此經驗豐富的人,不會因為開庭或者證人不如你願而讓你心神不寧。

  「怎麼看出你離婚的?大律師,你的兩隻襪子雖是同色,但條紋不同、領帶邊緣有沾到牛奶的痕跡,因乳糖不耐症所以只喝豆奶的大律師怎麼可能會去喝牛奶呢,再加上角度問題,非常明顯是別人不小心噴濺到你的領帶、你穿的襯衫與上週開庭時穿的同一件——是的,我記得,因為那件襯衫的領口有最近才上市的Tom Ford的唇膏印,是你的助理的唇膏,唇膏名稱應該是『Michael』——真可惜,好像不是大律師你的名字。」

  

  眾人不由得同時把視線全部聚焦在坐在一旁的女性身上,她雙頰頓時泛起緋紅,與她現在唇上的顏色相映襯。是尷尬還是憤怒?不確定是哪種情緒更佔上風,或許,兩者皆有。

  

  「她的身高加上高跟鞋的高度恰好能讓她的唇緣靠在你的領口附近。順帶一提,你的助理不會答應你的求婚,所以你可以把包包裡那個Tiffany的戒指拿去退掉,除了她不擅長照顧小孩,我相信還有別的原因,你可以私下詢問她。以及你還有贍養費要負擔不是嗎?她全身上下都是當季名牌,這也是你送她的禮物吧?把錢省下來,存成你大兒子的大學學費會比較有投資價值——我很樂意在我的課堂上見到你的兒子。

  「你這次是無償辯護,並非因為大發慈悲想要日行一善,反之,你很缺錢,原因我剛才已經解釋了。你的手機每十分鐘會振動一次,每次你看完簡訊內容後的反應表達出你的情緒,這點我們可以從之前的反詰問中看的出來你的心情指數與道瓊指數一同漲幅。律師事務所的某位助理奉命每十分鐘將股票走勢發給你,應該沒錯吧?」

  

  Charles話還沒說完,辯方律師的手機就在此刻響起。他猶豫著是否要轉身去接手機查看。而法官與陪審團們露出興味盎然的表情。

  

  「這封不是律師事務所發來的。」犯罪心理學教授微笑,「之前有兩封簡訊跟財經無關,因為來的時間不規律,大概是保母發給你的訊息?關於你的小女兒的狀況?剛失去母親的孩子是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他們可能會做出自我傷害的行為,我建議你稍等休息時打個電話過去會比較好。」語畢,辯方律師的電話又再度響起,這次不是簡訊而是來電。

  「犯罪側寫確實無法達到百分之百的精準程度,但我可以向你保證,若能讓這門技術有更多的發揮空間,它可以往百分之百的準確度靠攏。」他把視線收回,朝檢察官與其身後的陪審團瞄了一眼,勾著禮貌性的淺笑。

  

  陪審團們互看了一眼後,不少人發出驚嘆,旁聽席上也有些人忍不住拍了拍手,使得席上的法官揶揄了辯方律師幾句後決定先休息,一方面維持庭內秩序一方面讓辯方律師冷靜一下,思考一下案件以及自己的人生。

  Erik站起身來準備離開法庭,在轉身之前他瞅見Charles Xavier的視線及那微微上揚的嘴角弧度。

  大勢已定。Erik向其回以祝賀的微笑。

  




  PS.警探3昨天已經寫好第一回的草稿,但我龜了很久才決定今天放出來(本來想壓更久),我必須說實話,警探3讓我很緊張,尤其我很怕警探3會讓大家失望|||||總之,我還是盡力寫我心中的故事,請大家睜隻眼閉隻眼吧。


评论
热度(87)
  1. 草草Drift in the sky 转载了此文字
 
 
 
 
 
 
 
 
 
© 草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