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在SDCC2015对Michael Fassbender,Oscar Issac, Olivia Munn的采访。

-----------------------------------------------------------------------

[轉]法鯊談《X戰警》:老萬與天啓很來電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1月22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X戰警:天啓》(X-Men: Apocalypse)是今年最受期待的超級英雄電影之一,這可能也是邁克爾-法斯賓德(Michael Fassbender)等演員最后一次出演《X戰警》系列。日前外媒Collider刊登了一篇法鯊的採訪文章,問及很多與《X戰警:天啓》相關的問題,下面一起來看一下吧。

  *這篇訪談其實是去年夏天做的,由於劇透原因於日前剛剛發布

  問:這部影片中你第一次出鏡時是怎樣的場景?

  法鯊:我最早出鏡是在波蘭。艾瑞克過着平常日子,組建了一個家庭,陷入了愛河,過去八年裏一直過着低調的隱居生活。他沒有使用自己的能力,徹底遠離過去的回憶,過着平常人的生活。

  問:我們曾把萬磁王看作一個不願意服從統治的男人,看到他服從一個新的主人,總有點怪怪的感覺。

  法鯊:我認為他服務的是他的家人。他盡其所能,為家人提供安全和庇護。不過某種程度上你是對的,他也確實服務於一個新的主人。我們都知道他有着一段不堪迴首的過往,他的父母都死於集中營之中,而他與瑪格達(Magda)的感情故事很有意思,這一定程度上混淆了他對人類的不信任,這也對整個故事産生了巨大的影響。

  問:萬磁王是怎麼看待天啓的?你怎麼形容他們倆之間的關係?

  法鯊:用一個詞來形容他們的關係:性感。我覺得天啟用一種全新的方式讓萬磁王興奮了起來。

  問:我們會在片中看到這樣的場景麼?

  法鯊:當然,我們之前拍的就是這場戲。萬磁王身處波蘭,他身邊的一切再次被奪走,而他就像是要質問上天一樣:你到底想怎樣?我嘗試過一切方法。我試着要過上一段安靜幸福的生活。我試着要正確的事情。現在你又這麼對待我,你到底想怎樣?然后奧斯卡飾演的天啓就降臨了。他非常強大,就像是神一樣,他是元祖變種人。之前你提到過萬磁王不會屈從於他人,但他卻成為天啓四騎士,這是為什麼?因為他認為天啓能夠做到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他的力量超過萬磁王太多了,几乎是無窮無盡。這就像是加入一個邪教或是激進組織的典型方式:天啓找到他時,他正處於最脆弱、最低迷的時候,他壓根不在乎會發生什麼,自己會不會死。他的唯一想法就是:我要加入這傢伙的計劃,我要走上自己的審判之路。

  問:在這部影片中,艾瑞克與查爾斯、瑞雯、漢克等角色的關係如何?編劇西蒙-金伯格曾表示,這部影片將成為這些角色感情糾葛的一個總結?

  法鯊:在這部影片裏我和他們的關係就像是筆友,哈哈哈。好比我給他們寫了一封郵件,裏面告訴他們:“我以后跟這個傢伙混了。他的名字叫天啓桑,名字挺奇怪,不過就醬紫了。”

  在《第一戰》裏我們看到艾瑞克是如何變成萬磁王的,而《逆轉未來》裏查爾斯成為了X教授,此外瑞雯(魔形女)也陷入矛盾,在正義與邪惡之間到底要如何選擇?這就好像是她內心進行的一場戰鬥。而在《天啓》裏,則可以看到經歷了白宮事件之后萬磁王獨自一人的生活。在上一集中,瑞雯、查爾斯和漢克之間重新建立了一種聯繫,而萬磁王卻被撇在了一邊,成為孤家寡人。所以在這集裏,我們就可以看到孤家寡人的他將會何去何從?將一切從他身邊拿走之后,我們會看到他做一些之前從沒有做過的事情:在一個工廠裏,沒有使用能力,像普通人一樣工作,就像是贖罪一樣。

  問:有關這些《X戰警》電影,有一些人認為雖然查爾斯是主角,他的世界觀是正確的,但萬磁王也沒錯,人類確實一直想要傷害變種人。那麼這部影片裏萬磁王的所作所為是正確的嗎?

  法鯊:他當然是對的,開個玩笑!這次他顯然站錯了隊。不過我覺得萬磁王的存在反映出人類的很多劣根性,人類總是去嘲笑甚至是謀殺與自己不同的物種,不管是出於宗教或是其他什麼原因,我們總是試圖去鎮壓持異見者。這也是為何他一直想要成為一個反派,因為這樣才會有意義。不過這部影片裏出現的是一次審判,類似於《聖經》裏的內容。天啓想要整治這個世界。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同樣有很多不對的地方,持異見是可以的,問題總是在於你解決問題的途徑,有些途徑實在是太過極端了。

  問:在《X戰警:逆轉未來》中我們看到快銀與萬磁王有一種特殊的聯繫,我們會不會在這部影片中看到這種聯繫進一步拓展,揭示出兩人的父子關係來?

  法鯊:影片中確實會有這樣的情節發展。我本人,還有和我聊過的大部分人,都認為快銀與萬磁王相遇的場景是他們在《逆轉未來》中最喜歡的一場戲,那是非常棒的一場戲。伊萬很棒,我認為繼續介紹這個角色會是粉絲們樂於見到的一個結果。

  問:這是今年最受期待的漫画改編電影之一,而你在片中演的角色有點“直男癌”。你覺得這是劇情需要,還是你自己的演繹方式?

  法鯊:你知道片子裏面萬磁王本身就沒有太多搞笑的戲份——我曾經試着找出一點來,但真的就是找不到。萬磁王童年曾遭受創傷,成年之后則試圖用輕率、刻薄和無所謂的態度來掩蓋自己內心的傷痛,這個角色其實是有一些不成熟的。這一切與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有關,其實與我本身沒有多少關係。要搞笑的話,有奧斯卡-伊薩克就夠了,他為這部影片帶來了很多喜劇元素。

  問:那和我們談談與奧斯卡-伊薩克合作的感受吧?

  法鯊:我成為他的迷弟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聽到他加盟的消息之后,我真的真的非常興奮,非常開心。我們的合作就像是:你崇拜一個人,然后你和他的合作也非常成功,就和設想的一模一樣,這樣的感覺真的很棒。我們倆很投緣,對角色的看法和刻画方式上也很快達成共識,所以我們馬上就坐下來一起吃了頓晚飯,然后就開始在片場上合作。從一開始這就是一段渾然天成,輕鬆寫意的合作關係,這真的是很棒,因為我們並沒有太多時間去彼此熟悉。

  問:萬磁王與其他天啓騎士之間的關係如何?他僅僅把他們看作同道中人還是有着其他聯繫?

  法鯊:他真的不善於交朋友,他已經有些心灰意冷了。他加入這個團隊的時候已經一無所有,他當時的內心活動或許是這樣的:“好吧,我就是想把痛苦帶給全人類,現在手頭就有一個好方法。要達成這個目標,最現實的方法就是和這傢伙(天啓)、和這個團隊一起合作,我們的機會還挺大的。”所以艾瑞克真沒必要和這幫傢伙家裏聯繫,他只是在借刀殺人而已。

  問:所以他們只是“合作者”。

  法鯊:是的,他們只是“合作者”。我們都知道萬磁王不善於和別人深交,在我之前演的兩集裏他就是這麼個人。我在天啓身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如果你回憶過去,看看他組建自己軍隊時的情形,你就會知道他奉行的是“多多益善”的原則,他意識到自己一個人是無法達成目標的。在《逆轉未來》中他是一位獨行俠,自行其是,但在這部影片,他要做的事情是大肆破壞,他需要一些同伴。

  問:第三次出演同一個角色體驗如何?每次是否都能找到些新東西,更深入萬磁王的精神世界?

  法鯊:《X戰警:第一戰》中萬磁王的經歷與《X戰警:逆轉未來》中大不一樣,在后面一部影片中他更像是獨行俠。這次則是全新的體驗,這可以讓我看到萬磁王不同的一面,希望觀衆也是一樣。

  問:能否介紹下今天的拍攝內容?萬磁王是否依然在質疑自己,到底要不要加入天啓一伙?

  法鯊:我不認為他會質疑自己。一旦他加入,那他就是一員了。我曾經拍過一場戲,配了一句旁白:“我想我這次找錯隊友了。”不過這说的是另外一回事,天啓會讓他手下的四騎士“重新裝扮”,本-哈迪(Ben Hardy)飾演的天使換上新行頭之后,萬磁王的反應是:喔,我對這身行頭可不太感冒。當天啓前去招募萬磁王時,他出現在艾瑞克面前,告訴他:加入我們吧。這個鏡頭其實頗有點宗教意味。而萬磁王的反應是:我將拋開這個世界並步入地獄,我已經准備好這麼做了。他接受邀請之后就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目前正在拍的時邀請天使入伙的戲份,我還沒有戴上萬磁王標誌性的頭盔,不過天啓答應給我弄一頂來。目前我還沒帶頭盔,所以查爾斯可以通過腦波搜索機(Cerebro)跟我暢通無阻地溝通。

  問:典故中的天啓四騎士分別是戰爭、饑餓、瘟疫和死亡,萬磁王是四者中的一個,還是说他就只是萬磁王而已?

  法鯊:他就只是萬磁王而已。天啓只是想招募一些強大的變種人,所以他招來了暴風女、天使、靈蝶和萬磁王。

  問:試想一下你戴着弗蘭克頭套演萬磁王會是怎樣的情景?

  法鯊:不管演什麼角色,我都非常想戴上弗蘭克頭套來試一下。我演的比較好的角色都是頂着個大頭套/頭盔的,這些頭盔估計自帶演技加成屬性。


评论
 
 
 
 
 
 
 
 
 
© 草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