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兵】千金難買 (1)

嗜天青藍:

*不定期......坑(ry

*這不是正經文、這不是正經文、這不是正經文,重要的話要說三遍

*--我才不會說最近腦洞文看太多會傳染--

*以下危險動作請勿模仿

*話嘮OOC利威爾注意(艮

*對不起我有病我懺悔



艾爾文 X 利威爾



***


01.命運是個你以為是死結但解開來後卻發現它根本是個麻花辮


利威爾從心到身、滿是絕望的倒掛在咖啡廳的吊燈上。


事情的發生要從前三十分鐘說起。

......好吧,前情提要大綱交代還有背景簡述也順便說一說好了,反正他已經絕望到不知道該吐苦水還是吐槽比較適當。

他是個精靈,主要的工作是幫照顧的人類找個對象、看顧人類的愛情,也就是人類俗稱的邱比特,不過不是每個人類背後都有一隻精靈,只有特別需要照顧的人類才會被分配到一隻,然後這一隻精靈手上會有三個病例......說錯,三件任務,要找兩個合適的人把他們湊成堆。

是個血汗的工作。

人類中偶爾會有少數特異的傢伙能夠看見他們,除此之外人類大多就像瞎子一樣他從他們眼前走過都不會被發覺,簡直是跟蹤狂技能的極致表現,拜這項技能所賜,他現在才可以一臉鬱卒的倒掛在燈上面不被底下那些豬玀圍觀然後報警關切。另外,很重要的一點,他們不像某些該死的人類畫家筆下那堆沒穿衣服到處亂跑亂飛還亂玩尖銳武器的死小鬼,他們有穿衣服而且他的身高有一米六。


他剛剛結束了他這一季的第三個照顧對象的第十九次配對任務,結局以失敗收場,還是個莫名其妙的結局。

誰能個告訴他,為什麼他費盡心思安排他們倆(照顧的人類和他的對象)坐在燈光美氣氛佳、適合談情說愛的咖啡廳裡會突然有人闖進來大喊要砸店,接著隔壁桌突然跳出一個頭染成桃紅色的西裝男子開無雙打趴所有來鬧事的小屁孩後,那個女的就雙眼放愛心的跟粉紅頭跑了,留下正一臉滿足舔巧克力聖代的金髮男人。他照顧的人類。

馬的,老子的業績就這樣飛了。


他覺得很奇怪,他照顧的人類、艾爾文.史密斯明明長得不錯看,薄唇、深邃的五官、高聳的鼻子和一雙碧藍的眼睛,走在路上是個除了瞎子外連狗都會看一眼回頭率百分之一百零二的帥哥,唯一的缺點大概是『沒有甜食會死』和『宅氣沖天』,而唯一慶幸的是這傢伙出門還會裝一下正常人類不用他操心。

但怎麼每次好不容易幫他找到一個不錯的女性想撮合他們兩個就會在頭幾次見面的場合上發生各種狗屁倒灶的事情讓這段他好不容易拉起來的緣分告吹,已經變成精靈界的靈異故事大全。而且該死的內容還在增加。

再這樣下去不只號稱單身殺手的他會受到朋友一輩子的恥笑,他照顧的那個傢伙也會樂得繼續宅在家裡吃他的薯片,吃到整個地上都是屑屑簡直不能忍!


想到這邊,利威爾直起身(對,就是仰臥起坐起來的那個姿勢)、雙手握拳替自己加油打氣。

獻出心臟!為了地板的整潔!



02.人生走錯了方向不打緊,變成了茶几擺滿杯具才發現讀做朋友念做損友


為了下一次能夠完美的撮合金毛人類,利威爾抓著被他強迫洗澡、刷掉一層皮的韓吉到精靈界的酒吧慎重請益。他相信憑藉韓吉多年幫助各種艱難怪異案例的經驗能夠提供他不少寶貴的意見。


無視對方淒厲的控訴利威爾不讓她餵完索尼和比恩吃晚餐就把她拖出家門,利威爾面無表情的反駁對方兩隻工作用史萊姆種契約獸根本不需要其他食物供給。

「好吧,你要問什麼?」

終於放棄發表史萊姆餵食計畫的棕髮女人扒了扒頭,企圖讓一頭亂翹的頭髮整齊些,不過顯然沒什麼用處。

嫌惡的盯著對方的動作,利威爾一口喝光杯子裡的所有液體後將他手上第三個任務的狀況詳盡地說了一遍。


艾爾文.史密斯,興趣是吃薯片和打遊戲。

憑藉著優異的頭腦和敏銳的直覺玩股票玩的風生水起無人能出其右,但在賺進第十個一百萬後就毅然決然收手不幹樂當個蹲家裡的廢宅。

還有兼任大.魔法師。


年過三十了卻還未有個對象,目前女友常駐左右手。

為此,艾爾文的父母非常擔憂,在兒子過了三十歲生日後每天晚上的睡前禱詞從主神請保佑一家大小變成了主神請賜予我們個兒媳婦。


然後這項任務就被發配到了當時任務完成效率最高的利威爾頭上。畢竟就算是神每天被這樣盧還是會想辦法讓自己耳根乾淨些。所以那項任務就被標示為紅色的特急件送到利威爾手中。

然後就是噩夢的開始以下省略三千字。


「啊啊,聽起來真不是普通的悲慘呢。」

瞇著眼睛吸著冒著詭異綠色氣泡的飲料,韓吉內心先是無良的慶幸好險任務不是送到他手中後,開始盡朋友的義務幫利威爾想解決辦法。


「嘛!來個轉角遇到愛?不小心碰掉對方物品後還回去的同時產生愛情的火花!」

「女方被史密斯先生突然暴衝的腳踏車撞到骨折送醫。」

「......」


「那跌倒飛撲的吻?正面進攻勝算絕對比拐彎抹角來的大!」

「史密斯先生被對方撞到下巴後咬到舌頭縫了六針。」

「......」


「鬼屋!!還有什麼比鬼屋更好培養情侶的了!患難見真情啊!」

「史密斯先生在鬼撲過來的瞬間把扮鬼的人抓起來塞到女方懷裡,只為了證明那是人假扮的。」

「......」


在一連提出幾個建議都被利威爾拿出血淋淋的實驗結果打槍後,韓吉整個人(整個精靈?)姿勢難看的攤在桌上哀號鬼叫著。突然,像坨爛泥的精靈友人靈機一動跳起來朝利威爾大喊,「這麼難搞不然你直接和他交朋友,說不定變成朋友你們聊過後你就知道該塞什麼樣類型的人給他了!」



利威爾沉默了。




-塗逼西-


我不是外科的,不要問我舌頭是不是真的能縫我不知道(逃


评论
热度(24)
  1. 草草嗜天青藍 转载了此文字
 
 
 
 
 
 
 
 
 
© 草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