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en】【CE】每个人都有噩梦(二)

【X-Men】【CE】每个人都有噩梦(一)

飘来荡皮:

二、nightmare


自此以后,虽然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小队成员的确分成了两派。其中激进派包括:看热闹不嫌事大的Scott、Ororo和本来就是“热闹”本尊的Peter,而保守派则只有:“你们怎么能天天想着窥探别人隐私呢这样是不对的”Jean,以及“发生了什么我不懂反正跟着大伙玩呗”的Kurt。激进派在“302号房事件”后的半个月里,一直致力于抓住各种机会探寻Charles夜脑万磁王的原因,而保守派要做的就是无论怎么劝也劝不听、万般无奈之下跟着他们胡闹。

由于有Charles的精神感知在,他们企图趁夜到302号房周围一探究竟的计划是绝对无法实现的,为此Peter还曾经大肆抱怨了一番。Scott曾试图劝服Jean帮助他们暂时屏蔽Charles的精神感知,但因此被Jean强行灌输了“我是一只哈士奇”的自我认知,整整一上午,他在Peter和Ororo抛来抛去的棒球之间来回狂奔,接受了甚至包括Kurt在内的所有人的嘲笑,之后就再也没提过这茬了。鉴于Jean的底线明确,而且对他们的管束也十分严格,可以利用的时机就大大缩减了,他们被迫变成了“302号房事件相关人物追踪狗仔队”。

Peter是最有热情的那个,他利用自己的能力优势基本摸清了Charles和Erik的日常作息,在一日三餐和课后的闲暇时间里制造了跟他们多不胜数的偶遇,陆续叫上了所有队友去给他当掩饰。直到有一次Erik对着他和Kurt皱起了眉。

“你们到底要干嘛?”

“Erik。”在Peter和Kurt惊慌失措地找出一个理由前,Charles已经帮他们解了围。他温柔地叫了Erik一声,万磁王严厉的表情这才有所收敛,但他依然厉声道:“上周你和镭射眼在我们下棋的时候跑到附近练习他的镭射光准头;五天前的晚饭,你和暴风女在我们楼下测试她的能力是否能干扰你的速度;三天前,你和凤凰又在下棋时间尝试练习高速跑动中,读心能力是否能入侵你的大脑。而今天,”Erik指出,“你和夜行者,跑到离我们五米远的地方,要一决高下。谁先到我们跟前,谁就能吃那桶冰淇淋。”他示意了一下Peter和Kurt身旁花坛上的那桶冰淇淋,说得他俩无地自容。要不是Charles在一旁笑得十分开心,Peter敢说他现在一定能迅速在地上钻出个洞来。

“对不起!”Kurt看起来快哭了,Peter相信他在两秒之内就会全部招供,到时候就算是钻洞也没用了。他抓住Kurt的手臂,在想干任何事之前又听到Erik训斥道:“不许跑。”

Peter像颗焉气儿的皮球似的,放下了手。

“Peter,你们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Charles保持着他一贯的循循善诱,Erik唱白脸,他就唱红脸,别提有多不可貌相了。Peter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了他们一番,正要来个弥天大谎,还在持续惊慌失措的Kurt却先他一步:“Oh不不!我们没事,我们是想问你们有没有事!”

Peter扯他,但没用,Kurt已经停不下来:“Jean和Scott那天晚上听到教授的声音,Peter刚好又知道万磁王……先生住302号房,我……我们就以为你们出什么事……嗷!!”他的语无伦次结束在Peter忍无可忍的一脚之下,紧接着,伴随着一声惨叫,夜行者瞬移了。他“砰”一声切到了Charles和Erik面前,然后又尖叫一声,慌不择路地直接朝Peter这边跑,瞬移前还悲剧性地打翻了两人的棋盘。谢天谢地Peter看见Erik将那些棋子完好无损地固定在原位,似乎这样他们闯的祸就能抵消掉大半。他死命抓住Kurt的尾巴,阻止他崩溃:“我们是来比赛的,Kurt!赢的人吃冰淇淋,你忘了吗!冰淇淋!”

然后Peter感到额头一声闷响,一阵轻微的疼痛传来,他定睛一看,发现眼前赫然悬着一把勺子——那是他俩准备给胜利者挖冰淇淋的勺子。他和Kurt在那一瞬间像被按下开关一样,齐刷刷地站直了。值得庆幸的是,万磁王的声线并未徘徊在暴怒边缘:

“不许撒谎。”他只说。

伴随着他简单的命令,那把勺子略带威胁性地晃了晃。

“不不不不撒谎!”Peter白眼一翻,显然Kurt已经崩溃了。他转头看向总是最讲理的Charles,发现他在得知他们的真实企图后没有丝毫诧异和难为情,X教授的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意。

“我们很好,谢谢你们关心。”

“但是……”Peter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到嘴边的时候,他又语塞了。他有些着急,努力把自己的视线和注意力集中在缓缓向冰淇淋移去的勺子上,心里不停打着鼓。老天啊,他想说的那么多,但此刻仍没有一句能说得出口。

“It's OK,Peter。”脑子里的声音这样安慰道。Peter抬眼看向Charles,那人望着他不动声色,只有嘴角极轻极轻地翘了起来。他犹豫了片刻,然后尝试性地在脑子里问道:“你们真没事?”

“真的没事。”

“他没事吧?”

Charles凝视了他半晌,那眼神让Peter莫名感到紧张,然后他的笑容扩大了,继续在Peter脑子里答道:“他会没事的。”

“谢谢你,Peter。”

Peter用脚磨着地面,在脑子里略显不好意思地答道:“不用谢我。”他看向Erik,对方正在整理棋盘,感觉到他的视线后朝这边望了过来。Peter立刻垂下头去,Charles的声音适时在他脑海中响起,他听起来笑盈盈的:“可以跑了。”

“啊?”Peter鬼使神差地叫了出来。

“啊?”Kurt看向他。

眼看Erik扬起了眉,Charles又在他俩脑子里说:“快跑。”

“哦!”Kurt回过了神,立刻抓着Peter就要跑,Peter没管他,伸手拿过那盒冰淇淋。他不知道自己要干嘛,总之他跑到那两人身边,把那盒冰淇淋放在石桌上,朝着Erik的方向垂着头说了句:“给你……给你们吃。”

然后他以绝对会胜过Kurt的速度奔回了房间。

“Peter,谢谢。”他在房间里上蹿下跳的时候,Charles向他脑内致了谢。Peter一头栽进被子里:“别谢我啦快让这事儿过去吧拜托!”

Charles笑起来:“Erik说冰淇淋还不赖,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哎——呀————”他在被子里哀嚎着。

“我觉得这很管用,真的谢谢你,Peter。”

然而当Peter追问他这对什么管用时,他又再没回答过。


当晚,Peter强行召集了所有队友到房间里,商讨“狗仔队”行踪败露的后续弥补事宜。Kurt依然惊魂未定,这一次他坚决地和Jean站在了一起,要求他们尽快停止这种无意义的找存在感行为。尽管Peter能看得出Scott和Ororo还跟他一样意犹未尽,但面对满脸严肃的Jean,饶是他浑身是胆、脚下生风,也是不敢造次的。

“教授既然已经明确说了没事,那我们就不该再揪住不放了,不是吗?”如此正派的Jean,她如何能理解Peter内心深处那个“没事也要找事”的小恶魔。

“但是他今天无端跟我说了句‘这很管用’。”Jean愣了愣,显然也觉得这话有些莫名其妙,她问道:“对什么管用?”

“啊哈~”Peter立刻来了兴致,他弹弹手指,答道:“问题就在于,当我问他这对什么管用的时候,他直接没理我了!”

Jean的反应却不像是赞同他的,她翻了个白眼,正要反驳Peter,房间里却忽然想起一阵异动!

几个人全都为之一惊,茫然四顾起来。

这阵异动来得突然,而且愈演愈烈。很快,房门、窗户、吊灯……所有一切都震动起来,躁动声越来越大,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轰隆声甚至开始从他们脚下传来!

“这什么情况?!”Scott尖叫起来,他们已经能清楚地听见门外一些年幼的孩子惊叫着跑出房门的声音。

“地震?!”Ororo难以置信的吼道。正在这时,Peter乱放在床头柜上的飞镖忽然朝他们射来!

准确地说,那几把飞镖只是漫无目的但极其狠厉地乱飞而起。几个人这下彻底乱了方寸,在一阵强过一阵的震动中互相搀扶着往门口跑去。“叮!”的一声,一支飞镖擦过Peter的鼻头堪堪陷进门边的墙里,他眼前还残留着镖头微弱的寒光,只觉得Jean正在一个劲儿地推搡他,要把他推到门外去。

“快出去!!这儿可能要塌了!!”

“保护那些小的,Kurt!带他们到草坪上去!!”

混乱中谁在说话、谁在使用能力,已经没人能分清,Ororo和Jean合力把Peter牢牢架起来,以往动作飞快的快银此刻却像忽然被抽干了力气一般,颓在她们中间一直没动!

“Peter!!”Jean尖叫着,“去带小孩们走!!”回复她的,是Peter忽然猛力抓到她肩上的手。

他瞪着双眼,惊骇万分地看着Jean,有那么微妙的一瞬间,Jean甚至觉得只有通过念力才能听到他的声音。

“是他。”

“什么?!”Jean吼着。

接着,Peter终于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喊道:“是金属!”

几个人齐刷刷地看向他,Peter抬手指向一团乱的走廊和房间:“全都是金属!它们在失控!!”

我的老天……

这下他们才意识到,那些满天乱飞的东西,门框里、地底下躁动的声音,全都是磁元素。

“是他的能力在失控……”Jean喃喃道。操他的上帝这话一点也没让人觉得安慰!Peter方寸大乱的想着。

“操,”这时Scott说,“Peter、Jean,教授他们完全没反应,肯定是在设法控制他。你们俩快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Ororo和Kurt,我们留在这儿把人全疏散到草坪上去再说!”

Ororo和Kurt没有丝毫犹豫,已经冲向其他房间去救人。Jean一把拍上Peter的肩膀,对他朗声道:“咱们过去。”

好吧,Peter想,这算安慰了。


他带着Jean一路飞奔到302号房门外。

Hank和Raven果然守在那里。这里一片狼藉,302号的房门直接被倒插的门锁扭得面目全非,走廊里带金属镶边的东西更是七零八落,地板凹凸不平,墙面上也栽着乱七八糟的很多东西,显然在此之前,这里已经经历了他们刚刚经历的劫难。

他们俩愣愣地走上前去,Raven和Hank看到他们时,都感到很诧异。

“你们怎么来了?”Raven紧张起来,“其他孩子们怎么样?”

Jean答复了她,而Peter照样愣愣往房门里探。

“发生了什么……”Hank想阻止他,Raven却没有,她示意已经变身为野兽的人由Peter去了。

Peter并没走进房间里,他停在门口,看着屋里的情况发呆。

Charles在那儿。

这让Peter莫名感到有些庆幸。Charles守在他爸爸床边,那张空空如也的轮椅被他弃置一旁。Peter的视线大半被Charles的肩背占据着,只有小小的一部分——在Charles双掌之间的空隙里,他能看见他父亲的脸。

他显得惨白而虚弱,Peter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布满他整张脸的汗迹。

Erik Lehnsherr无知无觉地躺在床上,好像一个精疲力竭的病人一样,瘫软在Charles双臂之间。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刚刚制造了惊人混乱的始作俑者,反而更像个垂死之人,在静静地等待终焉。

这和他今天傍晚见到的那个会训斥他、会用勺子威胁他的人太不一样了。

Peter忽然感到一种莫大的恐惧和震撼。

“他怎么了?”他回头问Raven,对方只是将手按到他肩上,示意他噤声。

他回过头,这才意识到Charles一直在喃喃自语。

“没事了……没事了……”

“我在这儿……睡吧。”

“我在这儿……会没事的。”

他一直在这么说,对着Erik,不厌其烦而又显得那么徒劳无用地说着。Peter愣愣地看着他们,一种莫名的悲伤、绝望的气息笼罩在他们周围,Peter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看向业已半毁的房间,直到此时此刻,才注意到Charles并没坐在床上。他整个人只有上半身攀在床边,用他能贴近Erik的所有贴住他,他们俩胸口贴着胸口,额头也时不时地相触,Charles自始至终没有试图移动过分毫。

显然在刚才的混乱之中他推着轮椅冲进了这个房间,然后不顾一切地朝床上的人扑了过去。

“他怎么了?”Peter又问,这次是对着Charles。

教授转过头来看着他,亮晶晶的汗迹同样布满了他的额头。他愣了半晌才朝Peter笑了笑,看起来形似抽搐。

他哭过了,Peter看得出来,“你说他没事的。”他喃喃着说。

Charles又笑了笑,他的右手在Erik额头来回抚摸着,梳理着他汗湿的头发。一些微弱的低吟自Erik唇间溢出。

“只是个噩梦,没什么。”Charles说。Peter想叫他看看这周围的一切,这叫没什么?!可Charles又说:“但谢谢你能来,Peter。”

“傍晚整盘棋的时间他一直在笑话你和Kurt,我以为这真的管用……我以为今晚不会再有噩梦了。”

“我很抱歉。”

这是Peter头一次听到Charles哽咽的声音,而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

但某些不知名的悲伤感染了他,让他身处在Raven、Hank和Charles之间,身处在距他父亲几步之遥的距离里,感到进退维谷、举步维艰。

他头一次被最快的自己困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在这个空间里,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有噩梦?有什么噩梦?也不知道该如何帮他排解这个噩梦。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立场去帮他做这些。

Erik身边只有Charles,那个瘫在他床边,用意念能力帮他镇定、给他安宁的人。Peter不知道在此之前他们已经重复了多少遍这样的过程,把一个人的噩梦和痛苦分享成两个人的、加倍成两个人的。

这至少让人感到难过,不是么?

“不。”他拒绝Charles的道歉,又一次垂下头去。在长久的静默之后,他才接着问道:“他梦见了什么?”

Charles抚摸Erik额头的手停了下来,他看了Peter良久,仿佛想从他的疑问和关切中看出点什么。

“His family。”最后他说。

The source of his pain。


TBC

评论
热度(129)
 
 
 
 
 
 
 
 
 
© 草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