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en】【CE】每个人都有噩梦(四)

【X-Men】【CE】每个人都有噩梦(一)

【X-Men】【CE】每个人都有噩梦(二)

【X-Men】【CE】每个人都有噩梦(三)

【X-Men】【CE】每个人都有噩梦(四)

飘来荡皮:

四、stay


当天上午,Peter一个人在房间里崩溃了大概200次。队友们全去上课了,他在队里年纪最大,早过了一般学龄,平时总还能帮忙做点后勤,混个图书馆什么的,可今天……无所事事之下他简直无法抑制那些胡思乱想。要知道他对Erik说的那些其实关乎个人隐私,除去始终未曾揭开的那层关系,他们俩顶多算得上半个熟人,连朋友都不是,Peter99%地确定他清晨那番话会招来Erik的厌恶。

他把头埋进枕头里,要死不活地呻吟着,下了决心绝对不要壮着胆子去脑内询问Charles情况,打算就这么赖在床上等待随便谁给他来个最终审判。直到房门传来一阵杂乱的响声。

Peter白眼一翻,知道是队友们来叫他吃饭。他仍然赖在床上不肯动,可是那些混蛋把门砸得越来越响,乱七八糟的吆喝声也开始在门外响起,Jean甚至用能力在他脑子里唤起来。

“出来Peter,天塌了也不能不吃饭。”Peter得承认,这话还是对的。他最终保持着要死不活的状态去开了门。

“嗒哒~~~大英雄~吃饭啦!”Ororo率先挤进门来,手里捧着一大盘香喷喷的牛排。Peter有些惊讶,他看着那盘牛排不自觉地眉开眼笑起来,放弃了阻止这群人一窝蜂地涌进屋里的念头。

他们大多挤在他床上,Jean和Scott坐在书桌旁边,Jean略带嫌弃地看了一眼他书柜上那排漫画。开玩笑,那可是Peter的家当!有啥好嫌弃的!Peter没(敢)开腔,只管狼吞虎咽地吃着牛排。Ororo开始用一种带着爱怜的目光看着他,似乎很快就要伸手挠他的后脑勺了。

“干嘛!”他包着满嘴的牛排含糊地问。这几个人今天的态度十分奇怪,平时他们可恨不得用根绳子拴住Peter!

“Oh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忽然变得很可爱。”Ororo依然充满爱怜地答他。这让Peter感到更加诡异了。他扫一眼队友们,将目光移回Ororo身上:“说人话。”

Scott嗤笑起来,而Kurt似乎激动难耐,他兴冲冲地说道:“你今天超棒的!你对万磁王……先生说的那些话,我们都觉得棒极了!”

Oh,crap。

“棒在哪儿……”Peter艰难地咽下倒数第三口牛排,“除了我看起来十足十的是个傻蛋以外?”

“Hey!别这么说你自己。”Ororo插嘴道,“你对他的鼓励确实很棒啊。”

“鼓励?”

“没错Peter,不仅是鼓励,那简直振奋人心。”虽然Peter不敢保证Scott这话有几分戏谑,但其他几个队友默认的态度让他觉得挺不自在那倒是真的。

“你要是再配合几个很帅的动作,像这样,”Scott比划起来,“哦对,就跟你爸在华盛顿全球直播时那样,再这样,朝他指过去,对他说你那句什么来着——”

几个人这时齐声说道:“但全世界用了20年,都没有击败万磁王。”

“对没错!哇塞你要能这样的话,他光看你一眼就能认出你是他儿子了好么!”Scott笑得整个人都在发抖,现在Peter确信他是100%的嘲笑他了。但这还不是最过分的,他咬牙切齿地警告道:“不许说那个词!”

“哪个?”Scott装模作样地问,“你爸?”

“我说了……”Peter正要发怒,此起彼伏的声音却在他周围争先恐后地响起。

“你爸?”

“你爸!”

“你爸~”

“我……”Peter像中了无数枪一样在床上抽搐起来,这词儿对他打击之大,连Jean都被逗乐了。好在她仍保持着最基本的人道主义精神,开始用她承袭自Charles的语重心长对Peter说道:“我们是认真的,Peter。你做得确实很棒。”Peter埋头看着盘子里的牛排,一时半会儿想不好该怎么应她。

“你要是当时肯多留哪怕半秒钟,都能知道自己确实做得很不错了……或者你想看看?“Jean说着把手伸向他额际,Peter连忙侧头躲避:“不!谢了,我拒绝!”

Jean的表情变得有些失落,她看着Peter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有点可怜,这可不是Peter想要的。Jean叹了口气:“好吧。反正,你得知道我们是支持你的,好吗?无论你做了什么蠢事。”其他三个讨厌鬼憋着笑朝他点点头。

“还有,他没走,为防你想知道的话。”

“什么?”Peter惊愕地抬起了头。

他还没来得及追问,屋里所有的金属物品忽然全部升到了半空中!

与此同时,某个声音突兀地在他们脑海中炸响:“Erik!”

“我……”Scott“操”字还没出口,那些金属家具又齐刷刷地掉回原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接着就是一片寂静。

所有人在这场诡异的、维持了3秒不到的灾难之后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他们紧张地面面相觑、四顾逡巡,但过了好一会儿,再也没发生半点异常了。

“这什么情况??”Scott高声喊道。

“刚刚那是教授?!”Ororo难以置信地问着。那声音和这场诡异的金属波动一样,在他们脑子里昙花一现之后就了无声息了。但在场每个人都对它十分熟悉,那显然就是Charles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又出什么事了?!”Peter惊呼着。他们全都站了起来,打开房门迎接一走廊乱了套的学生,刚才那场“金属跳高高”再次惊动了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的全体师生。Kurt趴到窗前,看见已有不少人惊慌失措地跑进开阔的草坪和操场。

只除了Jean。她仍坐在书桌旁,无视手边因为刚才忽然“起跳”而滚来滚去的金属笔筒,全神贯注地盯着床沿某个点发愣。Scott有些紧张地看着她,已经意识到她正尝试与Charles连线。

片刻后,Jean严肃地对他们说:“教授没有回应,咱们得去看看。”

她话音刚落,Charles的声音再次在所有人脑海中响起。

“孩子们,请冷静下来。”他说着,维持着X教授一贯的自制与温和,“我万分抱歉,刚才因为一点小意外而分了神。没有任何坏事发生,学校里一切安好。打扰到你们真的非常抱歉。”

而Peter连脑内询问都忘了,他直接对着天花板把话喊了出来:“什么小意外?!他怎么了?!”

队友们都颇为紧张地看着他,Charles则在脑子里回答了他的问题。Peter看着Scott他们,确信这话他们全都听得见。

“真的没事,Peter,他很好。只是刚才犯了点小错,你知道我们没人敢保证随时随地控制好自己的能力,不是吗?”

“是……吗?”Peter充满怀疑,其他人则因为联想到万磁王可能控制不好能力而齐刷刷地抖了抖。

“需要我们过来吗,教授?”Jean问道。

“Oh不不,不,”Charles答得非常快,这话在几个年轻X战警的脑子里显得异常坚定,不容置喙,“已经没事了,我可以搞定的,完全不用担心,好吗。”

队友们面面相觑,都还有些不确定,但教授的决定——尤其经过他脑内加工后,具有无法辩驳的说服力,他们只能悻悻作罢。

“谢谢关心,Peter。”Charles最后说。

Peter挫败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几乎是哀嚎着:“别谢我啦!”


直到下午他们去全息训练室做模拟实战训练,Peter仍然感到心乱如麻。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万磁王的能力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失控,而Charles偏偏不肯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Peter只能认定,一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你说他没走是什么意思?”他去问Jean,对方被他忽然来的兴趣给吓了一跳,愣了两秒才莫名其妙地答道:“就是,留在这儿的意思?”

全息作战场景已铺展成型,Peter却对Raven严厉的教导声充耳不闻。他急切地追问着:“他说了不走?”

Jean摇摇头:“没有。你跑开之后他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直到教授过去拉他的手。那之后教授就催我们去上课了,我们只看到他们俩都回了房间。”Peter没说话,Jean安慰着:“中午教授还叫他呢,肯定是没走了,别担心。”

“他看起来没什么……异常?没哪儿不舒服什么的?”

Jean又摇摇头:“他就是看起来被你的话给打懵了,别的没什么。”她看着Peter依旧充满担忧的神色,微微叹了口气:“别担心了Peter,教授应该一直和他在一起,而且中午之后也再没出过事了,应该没问题的。”

Peter难受极了,他心里焦虑得不得了可又对一切一无所知。对面地动山摇地向他们袭来的虚拟变种人无法引起他丝毫兴趣,Scott拍了拍他的肩,朗声道:“做你该做的事,快银。”

Peter长叹一声,最后往即将闭合的门口望了一眼……

这一望可不得了!

他抬手指向那道已经闭合的门缝,朝着控制台上的Raven和Hank惊讶地张着嘴,半天没问出来一个字。

“注意你的身后,快银!”Raven再次严厉地叱责了他。但Peter完全没理,他仍然指着门的方向——现在那里已经被全息影像给覆盖了,张口结舌地看着他俩。

Raven白眼一翻,朝Hank使了个眼色,Hank无奈地按下制停按钮。霎时间,离他们近在咫尺的敌人消失不见,原本一团乱的战场沿着墙面像副烧焦的画一样逐渐褪色。

“搞什么鬼?”Scott回头问他,Peter还是不理,只转头看向Raven和Hank,仿佛在向他们求证着什么。队友们簇拥到他身边,对此情此景感到莫名其妙。

Raven和Hank面面相觑,都显得十分无奈。Raven两手抱胸,歪着头责备他:“我说过多少次了,要集中精神!”

“不,我就……我就想问问……”Hank看他这模样,深深叹了口气,又往控制台上按了一下。

那扇门乖乖地打开了。

X教授和万磁王就在门外。

“Oh!”Scott发出了一声非常难以言喻的惊呼,“好吧……好吧……”他说着。

Peter还保持着张口结舌的状态,可笑的是,现在和他一样张口结舌的又多了一个人。Erik站在门口,和他面面相觑,似乎也被忽然划开的门给惊到了,完全站成了一根木头。

尴尬的沉默维持了将近10秒,直到Charles佯装咳嗽了两声,开口解了围:“呃,Peter。你们不是要做模拟实战训练么?”他这么问明显是为了模糊重点。Erik自X战警重启之后,除开第一次来确认过设备稳定之外,从没到训练室来观摩过。尽管Peter内心十分渴望他能来看看——尤其是看看自己的表现,但他似乎对此毫无兴趣,Peter没盼到过一次。

那么,问题来了。他今天怎么来了??而且小队里所有人,事先全不知情!

如果事先知道的话,他至少可以在训练前佯装活动筋骨,围着墙壁跑他个500圈给Erik看看不是吗!

Scott用力拐了他一肘子,Peter十分没形象地惨叫起来。吼声在训练室里悠悠回荡了半晌,飙高的尾音绕梁三尺,别提有多尴尬了。Kurt的尾巴偏偏还在这时焦躁地扇着风,发出一阵阵非常恼人的“啪——啪——”声,衬得现场气氛诡异至极!Peter内心已经咆哮了一万次——他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绝对不是这样的啊啊啊啊啊啊!!!

“Peter?”脑子里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Charles正微扬起眉头看着他,“说点什么,拜托。”

“哦!”Peter叫起来,“我……咳咳!我们……我们要训练了……”话刚说完他就想咬舌自尽,这话无论怎么听都像个逐客令,Erik在他这样说之后果然往后退了两步。

“哦是的。我们只是过来看看。”他没跟Peter对视,仿佛也被这尴尬的气氛影响了一般,说起话来显得特别没底气。Peter正在奇怪,Charles却立刻声明道:“是你要过来看看,Erik。”

万磁王略带警告地看了Charles一眼,这可把一旁始终保持无奈的Raven给逗笑了。

Peter左右看看队友们,想从他们脸上找出任何一丁点的同感,或者同情——觉得现在这情况既怪且蠢的不只他一个吧?不只吧?

Kurt朝他耸耸肩,他的尾巴仍然因为直面万磁王而焦躁地扇动着;Scott和Ororo充满同情地向他瘪了瘪嘴;而Jean,救世主Jean——她十分茫然地对Peter摇了摇头。

说实话,Peter可以跑吗?否则他快要就地尴尬而死了好吗!

他转头看见Charles正一瞬不瞬地盯着Erik,似乎正和他脑内交流着什么。而Erik,他的表情堪称复杂,有许多Peter看不懂的情绪交错出现在他眉宇之间,让人觉得他似乎万分焦急,又似乎正为什么事犯着难。

“我……”Peter差点又破音了,“我们训练得挺好的……你想看看?”

Erik有点僵硬地转头看向他,意外的有些局促:“不……没什么,你们继续吧。”他说着就要走,但Charles把他拦住了。

他仍然一瞬不瞬地盯着Erik,还扬起了眉。Peter看见Erik烦躁地别过头去,似乎很不耐烦。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但Charles毫不避让,反而牵住了他的右手,极小声地对他说起了话。

“Jean。”Peter小心翼翼地唤着。老天,他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怎么?”

“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不!”

“Jean!快想办法听听!再这么下去我们全得疯!”其他人开始不管不顾地附和着Peter。他们全像脚下沾了胶似的定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好像也不是,这是要怎样!

然而Charles没给Jean这个机会,他已经握住了Erik的双手——老实说这让人有点尴尬,并用他无人能挡的蓝眼睛阻止了Erik。只见他转头对X战警们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Erik跟你们一起做这次训练吗?”

一记无声的惊雷在训练室中炸响。

和雷一起炸响的还有Kurt失控的尾巴。

“停止犯蠢,Kurt!再多两秒这屋里就要炸了!”Raven警告道,胡乱挥动着手臂想让浓郁的硫磺味散开。

Kurt虚弱地应了一声,而Charles带着微笑逡巡过X战警们的脸,对他们整齐划一的面如死灰视若无睹:“虽然让你们自己摸索经验有好处,不过偶尔有人带带也不错。”

“不是吗?”他仰头看向Erik。对方拒绝与他对视,只别过头去深深地叹了口气。

“OK,”Charles喜滋滋地向Hank和Raven示意道,“我们开始吧?”

两个老师在今天第三次翻起了白眼。


接下来,新一代的X战警们经历了他们人生中最嚣张、最可怕、最敌友不分……总之最一言难尽的一场模拟实战训练。

对方的战斗主力原本是两架超重型坦克,大的那架直有20米高,简直犹如一座不可逾越的机甲城墙!坦克经过对方改造,Jean没法透过外壁控制里面的操作人员,而只要这两架坦克打破他们的防线,剩下的就只有徒劳的挣扎了。

Scott的镭射光线完全不够用,他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彻底洞穿甲壁,即便有Ororo配合,对方的火力也实在容不得他们耽误时间!更何况如果他们将两个主力都用来攻破装甲的话,步兵的攻击、其他小型坦克和轰炸机的火力则全要仰赖Peter和Kurt解决,就算他们再快,也没办法将所有导弹都运到外围去!最悲剧的是,Jean没法有效控制凤凰之力,这样一来她很难帮上忙。

当然,以上全是在没有万磁王的情况下他们将遭遇的困境。

而有万磁王的话……

首先,Erik徒手将作为前哨的那架重型坦克给捏扁了,直接捏扁了!Peter只看到它长达8米的主炮桶奄奄一息地将炮弹轰进了自己的阵营里。然后就是那个20米高的怪物,它的组装成分应该是某种不知名的聚合物,Erik没法像前一架那样将它直接捏扁了事,所以他调用了敌方全部的小型坦克和轰炸机的火力……没错现在他们全都无事可做,只除了看着对面的坦克、轰炸机整齐划一地朝着那个怪物轰隆隆一顿狂轰滥炸!

如果Peter是敌方战斗人员的话,说实话,他应该会恨死Erik。因为这种打法简直伤人自尊!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坦克和轰炸机用尽了所有库存,把那架令人胆寒的重型坦克轰到面目全非。整个自残过程大概持续了5分钟左右,等对面火力全部用光之后,他们挥开弥漫的硝烟,只看见那个千疮百孔的“老伙计”在失控地瞄准自己的轰炸机……

恩,它完全废了。

接下来就是形单影只的步兵团。其实事到如今,实在没必要再如此伤人自尊地打败他们,奈何他们的对手是万磁王啊……没错,包括Peter在内的5名X战警,至今尚未在本次实战训练中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主战场被Erik控制在百米之外——完完全全处于敌方阵营里。那些步兵团,Peter真不明白他们还垂死挣扎个啥!就不能丢盔弃甲赶紧跑么,非要端着无数把金属制的枪械来找抽嘛!

Erik大手一挥,对面近百人的步兵团整齐划一地被自己的枪托扇晕在了地上。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连的机动战士忽然集体停电了,动作之统一,而且还滑稽,Peter甚至听到了Scott忍无可忍的笑声。那些虚拟的步兵们被自己的枪托齐刷刷地敲在颧骨上,再齐刷刷地像破布口袋一样倒在地上,他们甚至连倒的方向都是一致的!

这真的很过分啊……Peter想。

所以战斗持续时间其实很短。Erik在料理完那堆破事后径直回过头来,开始十分专注地盯着Peter看。Peter在那瞬间简直如芒在背,包括逐渐消融的全息影像、队友们七嘴八舌的吵闹声在内,他通通感受不到了。

“所以我们能从这次训练里学到啥?”Scott两手一摊,无奈地问着。Erik瞟了他一眼,就一眼,啥也没说。

“砸他个片甲不留?”Ororo问得充满怀疑。而Erik看回Peter,仍没怎么搭理她。最后,他几不可查地叹了叹,说:“你们面对挑战总想着防御,或者闪避。很多时候这不能解决问题。”

另外三个大人守在门口,看着这堆孩子围着Erik,一直没说话。

“你是说我们在逃避吗?”Scott有些不服气。

“不是吗?”Erik问。

…………

“你们竟然能想出让两个瞬移者负责移开导弹,却没想过让他们运送战斗力。步兵团可以留给暴风处理,我指的是往他们所在的区域攻击,一次一堆,而不是一次一个。夜行者和镭射眼可以配合搞定小型坦克和战斗机,战斗机暴风其实也能帮忙。你,“他指指Kurt,又指指Scott,”把他传送到那些坦克或者战斗机上,而你只需要按下开关,释放你的镭射光线。”

“至于凤凰。”他嘴上这么说,看的却是Peter,这可让Peter十分的紧张,“既然她暂时没有用武之地,那你们就该为她创造机会,而不是把她像个平民一样保护起来,她不是平民。”

“Peter可以把她带到前哨坦克的顶盖上去。你们知道很多坦克兵其实自恃有装甲护体,加上通风和逃生需要,根本不会锁死顶盖吗?”

Oh,真棒,他们不知道。

Erik继续毫不留情地说:“不知道为什么不去试,对方都快打到家门口了。而且即便他锁死了,那儿也有缝,有缝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Oh,真棒,他们知道但根本没觉得那有什么意义!

“有缝就意味着……”

“我可以找到漏洞控制里面的人。”Jean看起来有些挫败,好在Erik没再继续教训她了。

Erik又看看Peter:“那架20米高的重型坦克,明显是他们最仰赖的武器。如果凭借你们的能力暂时攻不下来,那就别自己攻击,去借助别的东西攻击。”他扬扬眉看向Scott,对方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叹了一声。

“你们是要制止战争扩大、减少伤亡,还是要逃避战斗、把伤亡移往别处,想清楚了再上战场。”

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垂着头,看起来沮丧且失落。

这阵静默让人觉得有些难熬,Peter甚至有点恍惚。Erik言之凿凿地对他们说着“战斗”、“战场”、“伤亡”之类的,但其实除了两个月前,他们从没有真正上过战场。而且即便学校有世界领先的技术水平,他们依然清清楚楚地知道——每一次模拟训练,其实就只是模拟而已。不会真的有战损、不会真的有需要消灭的敌人,所以他们甚至从未在训练中试图杀死过谁。

Scott恰好说出了这一疑虑:“但我们不杀人。”

Erik立刻嗤笑一声:“所以你们打算来一场不流血的战斗吗?在你死我活的关头?”

没人应他,没人能应他。

Peter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看Charles。他的表情非常严肃,Peter看不出他对Erik的话是赞同还是反对。Raven和Hank站在他两侧,也对Erik的话不置一词。

这时Ororo忽然心虚地说:“可我们能力有限。你刚说的那些方法,有很多我们还做不到。像我,”她无奈地耸耸肩,“步兵团人很多,对我来说他们目标很散,我没法一次击中那么大一片区域。”

Erik这下连想都没想:“强化能力的问题,去问你们的教授。”

正好,Peter这时还没回头,所以他准确无误地看到Charles抖了一下,像极了一只受惊的鹿。

Charles在被点名之后故作轻松地咳了咳,迎着学生们殷切的目光,终于开口说话了:“极端环境造就坚韧,孕育突破。你们在对抗天启时爆发的能力已经非常难得,更何况我不认为那就是你们的极限。”

“当然,不要急于求成,更不要让愤怒和仇恨主宰你们的能力,好么?”他微笑着看向Erik。

那人眼脸一垂,虽然不置可否、面无表情,却很快连耳朵都红了起来。Charles的笑容更深了。

年轻的X战警们还是更听教授的话,得到Charles的鼓励之后大家多少放松了些。Kurt开始真诚地与Scott交流要当他“顺风车”的问题,Ororo转身请求Raven和Hank加大他们的训练难度,Jean去了Charles身边,聊着属于读心者的话题。

而Peter。

“所以……你会留下来吗?”Peter问Erik。

他们周围突然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转移到他们身上。两个读心者虽然离得远,但他们一定能掌握这里的讯息。

Peter忐忑地等待着,Erik一直没有回答他。

他默数了10秒——那是他能等待的极限,然后鼓起勇气抬头直视过去。Erik却没看他,如果Peter没想错的话,他破天荒的回避着Peter的眼神,忽然又变成了那个局促的陌生人。

“我刚听你说要打到‘家门口’了什么的……意思是你会留下来么?”Peter又问。

他这话似乎戳破了Erik身上裹着的一层膜,对方很快便应了他,语气甚至带点严厉,那让Peter觉得他是在为自己辩解:“我没说过要离开。”

Oh。

Peter极其缓慢地,即便是以普通人的速度来说也够慢地,点了点头。他扬着眉,半张着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朝Erik点了头。因为这个回答是他没有料到的,他以为Erik最多会告诉他离开的时间可以延迟之类的。但今天,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搞砸搞砸再搞砸之后,在Peter做出他以为自己永远没有勇气做的事,而Erik也忽然一反常态之后,这个回答甚至算不上出人意料。

但这完全超过Peter的预期。尽管它被当事人以一种十分别扭的方式说出口来。

“哦,”Peter还在极其缓慢地点着头,“哦,呃,好的。”他挠挠后脑勺,回想起Erik确实从未说出要离开的话,因为Charles比他更狠,Erik在生出这个念头之后就和他吵了架,并且失去了意识。

“呵呵呵呵呵。”好了,这下所有人都得当他有病了。Erik在听到他笑时立刻怪异地看了他一眼,Peter希望那并不意味着嫌恶。

“恩,”Erik似乎有话要说,但他最终只告诉Peter,“那你们继续吧。”说完,他便朝门口走去,看来是要离开了。

Peter的眼神紧跟着他,他看见Charles也一样。教授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与Erik对视着,Erik很快便别过头去,Peter第二次发现Charles的笑容在加深。

“咳咳,好吧。今天就到此为止,不可以过强度地训练,也不可以忘记自己的作业。”他们懒洋洋地应付着Charles的说教,看他遥控着轮椅跟在Erik身旁逐渐离开他们的视线,“晚饭不想大吃一顿么,顺带一提,你们竟然从没发现过Hank的松饼是人间美味。”

这可不得了,一说到吃他们这年纪的孩子都会变得非常可怕。Hank立刻被包围了,而Raven哈哈大笑,不知道拜谁所赐,他们意识到今天教授的心情其实出奇的好。

Peter在目送那两人离开地堡后,加入到勒令Hank即刻下厨的战斗中去,他起初甚至并未意识到脑子里的那个声音。

“干得漂亮,Peter。”

“啥?!”谢天谢地他至少没把这话直接吼出来,他们今天受到的惊吓实在够多了。

“真是太棒了!Oh顺带一提。”作为一个教授,Charles可以不要总是“顺带一提”吗!

“你有听到他叫你Peter对吧?”

“你们几个人里,他只叫了你的名字。”

Peter忽然愣住了。


TBC

评论
热度(124)
 
 
 
 
 
 
 
 
 
© 草草 | Powered by LOFTER